区区不过一尘埃尔!

星尘

文/尘居士

宽广的世界像梦境一样毫无限制地扩散开
我被高铁牵引
漫过江河湖海
人世像星尘一样淹没我
我是人世闪耀的星尘
也是毫不起眼的亮点
我闪耀地划过人间
只为坠进一望无际的尘埃

像我从来没有来过一样坠落进人世的星海
只有被你固执的目光打捞
我残碎的身影才能勉强定格
飘浮在人世之上
照亮你的心房
于是我愿做你的启明星
给你方向
为你守护满天的神明

翻越山峰是我
坠落江河还是我
南方的夜空静悄悄
北方的晚上寂寥寥
我是一颗游荡的星尘
在人世之上
在你的心房

今昔何夕

文/尘居士
白文龙从未相信过爱情这东西,甚至也从未相信这世界上存在着爱这东西。从未有过例外,即便那位高中同班的女生,也仅限于互有好感罢了。现实中白文龙总是一个人孤零零的活着,不知冷暖。
第一次被赶出家门,是十三岁那年,后半夜妈妈撕心裂肺地到处喊他,他没有应声,也没哭。他就在离家不远那棵树后,看着自己家的灯亮了一夜。他在树上刻下几个字:我要离开,带着妈妈一起走!
第二次被赶出家门,在雨里遇上陈伯拉着一板车捡来的破烂费力地上坡,于是他帮着陈伯把车推回家,那一夜陈伯收留了他。那一年他十四岁,从此以后,直到高考完,他经常到陈伯那里,几乎和他一起生活。而他再也数不清,被赶出来过多少次。
第一次哭,是高考...

断思

文/尘居士

夜很深
而我很清醒
抬头仰望这天
我沉入你的心底

没有窒息
却被这世界包围
然后孤独着
等待生与死

生是一场梦境
死是一次隔绝

我持你的手诀别
让开这个世界
让开这个人间

黑夜里是我的断思
悲从中来
语言破碎

哦,原来
诀别是好久以前的事
我沉没在你的心底
被世界包围

像和你拥抱一样
像和你亲吻一样
像和你牵手一样
被遗忘

沉睡

文/尘居士
人世沉睡
我睁眼看着月光
等待被温暖心房
天边的呓语
是我回荡的颂念
一尘一沙
一渺一刹
一生
一世

翻开旧时光
所有镌刻过的信誓旦旦
像爱和恨一样烟没
我低颂
一尘一沙
一渺一刹
一生
一世

握紧空气
却握不住年华似水
从掌中流走
却穿越心房
我轻语
一尘一沙
一渺一刹
一生
一世

一生一世的月光
沐浴在心底
和年华似水一起沉睡
你在何处沉睡



文/尘居士

我知道
一世凝眸
是时光斑剥老去的新绿
我藏在你古老的梦里
注视你轮回时穿越过的路口
请为我捧一盏灯
照亮我十世不灭的目光
黑暗里的尘土
是我风化的印迹

我怕
所有缘份错过
眼前纷乱的岁月
像一条沉寂的河流
我想躺进你的心里
沉睡

无尽的沉睡
十世寂寥
围困众生的爱恨
我在黑暗里孤独地等待

等待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不知道何时开始寻找
你在何处
将去何处

你还来吗

这世界如此大
若没有爱
我该如何离开

如何
走下去

北行

文/尘居士
去往北方的航班依旧延迟,十月南方的傍晚裹着夜色清冷,仿佛到水里看不见的阴冷,我知道,北方会更冷。听说最近北京的雾霾很重,抵达的时间有些晚,希望都城里的灯火未被遮蔽光线。
同行的旅客很多,登机时排了很长的队,大家都彼此为人,却都相视无语,不是心照不宣,而是冷漠无言。在这个社会,能为你伸出手的只剩朋友。于是没由来的想要珍惜身边的朋友,想想已经好久没有联系,十年前和十年后认识的人统统和我行走在不同的疆界,在脑子里组织了很多依据,想要证明无论如何都该抽空联络联络感情。可是最终还是无力地承认,生活就是一场不会休止的淘汰赛,性和则聚,性异则分,强求不来任何人在你的身边。我放不开,却又无法改变,...

尘世

文/尘居士
6天,从石家庄到北京,从北京到郑州,从郑州到宿州,从宿州到滁州,穿越3省1市,纵横2千多公里,失眠,上火,中暑各种症状让身体疲惫不堪,行走在北方40度的盛夏,感觉风尘仆仆,感觉生命匆匆。生意场上的应酬,虽不是游刃有余,但也算能从容应对,酒后,偶尔也觉得生命不堪重负。坚持最后一杯,52度的酒精像小刀穿进喉咙,划落进胃里,于是回忆里也有跌跌撞撞时呕吐不止的印象。无论如何,第二天醒来,就要换回原来一付正常的模样,天崩于顶,面不改色,内心里装满昨夜酒精的余劲,奔赴下一站。生活的样子,是我们自己选择的样子,是跪着走下去,还是爬着往后退,一切决定始终在自己。
漫步在北方40度的初夜,我只想找一...

步行人间

文/尘居士

走过山,
走过水,
一路千万里,
我独自人世浮沉,
而你却天涯一方。

路过青春,
路过繁华,
路过你的人间,
在云深处不期而遇,
在人海里各自纷飞。
朝你挥手,
不怕隔着这山河,
只怕你紧闭心门,
在天涯的另一方背向而去。

我只好徒步流浪,
沿着世俗跟随你的方向,
露宿过春夏秋冬,
直到温暖的年华渐凉,
我起拾一地碎落的时光,
在光影里蓦然回首,
原来,
我步行在没有你的人间已经很久很久。

柔弱的梦想,
想要飞去,
想放下这脚板,
想放下行走的过程,
放下凤凰夜色里旖旎的灯火,
放下黄果树坠落的水声,
放下桂林遗世的山水,
放下,
在人间追寻你的执着。

我知道
时间会过很久很久
停不下来的摆动
在生命里流淌
直到
失去爱的力量

凤凰印象
图文/尘居士
行走在云上的雨,流淌在人世间,我携着你的手,走过这纷扰,在烟雨飘落的日子,穿越古老的宅子,沁出久远味道的木墙,有你的倩影。繁华的时光在灯火里沉淀,我在千年后的雨里到来,水色荡开的石板上,浮动着清桂的幽香,青砖墙上有我的背影,转过,被凤凰撑起的檐角,我追逐着你,笑颜如花,仿若生生世世,融化在青山绿水里。多少传奇会停下脚步,在沱江缓流的水面上,我是一只愿渡你到天涯的舟,载你到远方,陪你到远方。

一一

文/尘居士
生活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好像,一还没开始的时候就开始了,还没结束的时候就结束了。所以生活可以随时停止,也可以随时开始,只是每一次的方式都有所不同,直到某天觉得自己老了,看着孩子们开始自己的生活以后,才略感安慰。
生活教会我们要告别很多人,爱的或不爱的,又会认识更多的人,爱的或不爱的,就这样停停走走,似乎一生如此,平淡无痕。

遗失

文/尘居士

      这些年过来,自己早已不是原先的模样。在很多个不经意间总觉得生命里若有所失,仿佛记忆被生生地剜去一个个口子,许多年以后,记忆就这样千疮百孔地凝结成生命的一部分。

      直到某天,独自行走在一座陌生的城市时,孤独像一泓清澈的冷泉,将记忆清洗。于是看见好多年前,我捧着一本书,倦在日光掩映的大树下,睡在一个故事生长的途中。也看见那些夏天一个人睡在大山深处的草坪上,听完一整段鸟儿鸣叫和知了的奏曲,那些风绕着树林驱走酷暑,山泉遗世的洁净清凉,我在石板上饮...

陌上行

文/尘居士

我的心在荒凉的平原上疯长
秋天落叶满地
是思念爬满山坡和土地
游来游去的风
是灵魂无处安放
走遍整个荒原
想要寻找一个归宿
我将在何处

常常梦牵一片绿洲和一条河流
我在秋天的黄昏
站在岸边高歌
唱给断章的花朵
高远的天空下歌声悠远
于是听见我一生一世的重生和寂灭
生和死
是一首高歌
或者一场沉沦

悲欢
是行走的脚步
路过不同的荒凉和冷风
直到白色的烟火
幻化成透明的孤独
我在等待谁
就那样矗立
从黄昏到清晨
直到天地浸没背影

很久很久
感觉将要化为尘埃
一只鸟儿穿过世俗
鸣叫着
听见它的翅膀扑腾我的心房
振动心律像誓言
感觉这是爱
填满整个白天和黑夜
像水
无孔不入

春雨
是远行的客人
在未央的前世来到人间
早已忘记绿洲和河流
春暖花开时
请给我一场南来的水
洗我一...

流乡抒情

文/尘居士

凭栏会雨听春意
坐享浮生半日闲
山河不改故人非
仓海移迁又百年

南王去如云中鹤
物我两厢思华年
腹有万语临风絮
独对长空空自怜

一杯小酒一世人
干冽香醉自尝之
不解千杯前尘事
不笑君王君自愁

静闻春去微醺意
意满杯空如有痴
醉生如梦不知事
醒来已是白首身

轻叹凡尘多少事
风月流年几回痴
山河春去故人在
空有千言都作诗

文/尘居士

人生不知百年长,百年炎凉弹指间。
君王莫笑贪闲逸,功名是非随云烟。

穷乡难有创世功,几代凡夫渡虚年。
生如蝼蚁磆磆苦,死如蝼蚁区区灭。

常言江湖别有天,鲤鱼跃到龙门前。
未报亲恩亲已去,未过龙门梦难圆。

时代一代换一代,旧人故却新人来。
对镜惊觉人已老,还是凡夫一忘年。

流浪尘世

文/尘居士

寂静的清晨
湿漉的街道
天空行驶无声的车
我将要去远方
和你注视不到的地域
清澈的眼神开始陈旧
目光淡泊成天空的微蓝
我带上没有装满的行囊
在城市的森林里孤独潜行
踩着土地黑色的灰
我茫然失措

远行的方向有多远
漫漫的长路有多长
我只知道
我会一个人走
忘记所有的注视和誓言
一遍一遍地尘封
固执地去遗忘
直到忘记回来的路
忘记
为何要远行

楼宇矗立过的土地开始苍老
我把自己的留在远方
倾听一年一度的呼喊和默念
而我倔犟地继续远行
脚步在母亲的心坎上渐渐冷淡
谁愿为我竖起一面旗
指引记忆的盲点
每次轻声呼喊都很炙热
我名字上的烙印
是你不可磨灭的牵绊
我还要走多远
梦还有多远

一场远行
拉开一场等待的序幕
三十二年不变的执念和遗忘一样固执
我还要逃避什么

不可竭制

文/尘居士

想念是一匹黑色的野马
不可竭制地穿越城市
柔软的灯火倒行而去
是坠落的冷星
迷失在夜晚黑暗的海洋
风浪起舞
翻腾的往事马不停蹄
蹄声紧凑
敲打孤独的灵魂

灵魂不可竭制地飘流
似你眼里的沙
搅拌思念的海
倾倒的城
填满无尽的海
是思念不可竭制的奔跑
我的野马
在你的草原上
泪光闪烁

我倒进你的芬芳里
眷念你唇的味道
当岁月无法沁出甜蜜
在雨后潮湿的街头
你的吻温柔甜蜜带着离开的雨意
在雪后冰冷的深冬
你的吻温柔甜蜜带着白雪的纯洁
在烈日的盛夏
你的吻温柔甜蜜带着阳光的欢乐

你的吻
无法想象
遗漏的时光也过滤不掉
像每一次拥抱
才感觉到春天的花草开始生长
每一次牵手
夏天才开始欢笑
每一次对视
世界盈满你的眼眶
我无法遗忘

不可竭制的思念
像断不开的流水
想你
或许...

偶遇

一切来不及,一切不经意

秋深诗社:

文/尘居士


世界是没有边界的荒漠
所有时间都在上面散开
四处延伸着孤独
像你眼里笃定的落漠
抑或笑语里不及散开的叹息
我是一个灰色的行者
就这样闯入你不及设防的世界
请原谅我如此任性地闯入你的世界
无能为力
却又恋恋不舍
若这不是爱
却又为何心如刀割
也许世界真是没有边界的荒漠
看不见我坠落
也不见我沉默



时间是一把没有檐的伞
是天空种在手心里的沉默
岁月在上面滋长
写满你一眼黑色
我晕眩在你的深瞳
多想拥抱多几次
感受你心徘徊出时间以外
找到属于你的悸动
请原谅我没有责任的拥抱
心有所向
却又身无所恃
这是爱吗
为何心痛成瘾
也许这世界忘了承诺
所以我们即将背离一个方向...

灯里人间

文/尘居士




潮声未落

白水裹着黄昏上岸

脚步趟开潮湿的空气

与城市的喧嚣擦肩而过



我在城市的灯火里行走

穿过你辉煌的心脏

每次炫目的对视和仰望

我在盲点失去方向



背景一片空白

隐约的城墙

不安的眼神

一切都那么明显



碎裂的灯影是人海里穿透的微光

我拾起一点亮

高举在城市夜晚的天上

探寻你的目光



我照不见你

城里灯火一片辉煌

像一张华丽的墙

遮挡无法洞彻现实的眼



我的心像转换不定红黄蓝绿的彩影

你的心像池塘安静的水面

躺在水里无眠的灯

是谁在夜里没有关上的眼...

夜吐微光,上有天堂
是脚步流动的信仰,
是生命召唤的希望。

空行

文/尘居士

时光在慢慢行走
我乘着一场突如其来的梦徜徉
夕阳打开列车透明的窗户
我的脚被暖上一层金光
我不相信梦想会滋长在这个午后
如黄昏倒嵌辉影掩映的池塘
如被剥开露出孤独的魂魄
满怀畏惧却有声音在外面回响
直到阳光剌痛双眼
才被现实唤醒感觉张狂

我孱弱无力的躯壳盛满午后的白光
像一只蜗牛
拖着负累流浪
天空被大地放逐
大地也只剩下一片荒凉
期待一年一度的绿野成荫
平原上最后插满了残柳和白杨
我的心在底矮的天空游荡
被麦浪吸收了身体
脚印在土地上失去方向

公路隐匿在绿野朦胧的天涯之上
我要收回没有被栽种的心
和眼里望不断的渴望
忘了为何要行走
忘了天有多大地有多宽广
我卷缩在平原的太阳下
等一阵风带来慰藉的清凉
等待一朵浮云掩盖悲伤
我对着影子...

文/尘居士

世界一如昔往沉默
只剩你白日的欢歌穿透森严的城墙
带来柔软的慰藉
你声音轻盈
荡开一层层荒芜的山脊
绞动高原沉睡的黄土
我是一颗没有翅膀的沙
追随你的脚步
吹暖江南带蕾的花朵
你要去向哪里
我能停留在哪里

我在山脊上遥望
在地图的轮盘上寻找年月的印记
细数一段段时光交替追随
像风和沙
和多少次烟雨飘渺
古老的城楼沁透出久远的味道
我要喝一次酒
为过往干一杯
听你微醉的耳语
映着雨意回眸软笑
轻的
时光带走一切
带走你和你遗留的味道
浓烈
是剩下的爱
收缩在心底的印记

曾期许要用很久很久
守住你和时间
为这一切转动不休
支撑天空和岁月
直到老去
直到征服时间和生活

是一场美好的期许
我等待着重新滋生和燃烧
像最初那样

胖纸

文/尘居士

一个胖纸行走在一座四季如春的城市
在花没有开的时候遇见一道太阳
在五色光影底下烤焦梦想的翅膀
带着肉乎乎的现实蹉跎而行

别给我希望
把它换成一个面包填补脆弱的现实
现实就是五十度烧温的烈酒
轻盈的酒精重伤肉体
挑逗脂肪的欲望
压迫肌肉和骨骼
让灵魂无法呼吸困绝在深深处

我是一个流浪的胖纸
迷失在一座四季如春的城池
见过一道太阳开在花儿还没开过的地方
我的翅膀是一张焦脆的白纸
准备在燃烧以后带着我飞翔

希望在空气里振动
扑腾黑色的灰烬
坠落的速度
同体重形成正比
土地干裂又坚硬
包裹脂肪和散碎的骨架

我想我不应该来
现实崩毁以前
一切都是那么美
如香浓的肉卷
如可口的冷饮

距离是一次对错
也是一次现实
是远处一道更瘦的身影

清明・亲祭

文/尘居士

      关于祭奠的一切,似乎都与过往有关。我忘记了是一月还是二月,或者是其它的时节,那些生长的花草枯了又生,那些抽出的新枝早已茁壮。其实好多土地都已经变了原先的模样,蹒跚走过的路没了,那些房子,那些老人都已不知身在何方,或已成为冥冥中的一抹游魂,或是,故乡土地下的一捧凡土。没有更多的人还记得他们,更多记得他们的人和他们一样,成了宇宙中不可探知的黑洞,吞噬着一切记忆和时代。

      我们都是时代的产物,在平凡中生生死死,成为一个个断念。也许那些青山绿水,...

清明・情祭

文/ 尘居士

      原先有一粒灰色的沙,它残缺的一部分卡在我的眼角,像梦境一样折射出一段时光,深远而幽暗。直到我不愿去否定,这场梦境像暗河一样浸没三十年的时光,而我等待一次又一次的泅渡,夭折在宽广的河中央,我在哪里?时光变得再漫长,它仍然会结束,呈现一场场赤裸裸的现实,压迫骄傲的头颅。低下吧,混着屈辱和泪水,淌出一条鲜血沸腾的河流。

      是的,河流,从我的文字里淹过繁华和荒凉,象时光一样冲刷收藏了好多年的记忆,直到记忆破败在现实的荒城。那些不甘心仍...

沉默

文/尘居士

如果我沉默
就可以与你贴身而过
你的体香混入稀薄的空气
随着湿润的气体扩散
听一只踩着高跟的脚越走越远
你像梦境般投射到远方
剩下的世界被重墨涂染
空气稀薄
呼吸沉重
和你出现时一样
只是心跳没落在浓烈的街口

浓烈的是街道昏暗的色彩
沉醉的是午夜旋转的灯影
无数个梦像无数个未来一样被猜穿
于是成为无数个自我安慰的借口
不想迎视现实张牙舞爪的丑态
我被装进一个面具沉默
等待另一个爱或者尊严滋长
让时间愈合一段心伤
让生命重塑一具人格

昨夜冷雨暗歌

好久没来这里,发现错过了很多东西。趁朋友们去忙的当口儿,于是抽出手机捣捣。
昨夜冷雨听暗歌,
今朝轻云随风流。
北客不懂南王意,
取酒邀唱献功酬。
敷衍生活以及敷衍那些必要的交往,这种状态总在一群人聊到高潮的时候产生,可能是人在兴奋状态说的话都很假吧!
包括我。

亘河乱章

文/尘居士

留在你的梦里的是古老的亘河
时钟上泛着黄色的波光
堆砌到天际的沙啊
污染了淘涤灵魂的亘河水

留在你梦里的是亘河
我是流浪的水

人间遗失的眼泪
带着人类无法割舍的眷恋
穿梭在星辰里
像一颗没有回忆的灵魂

再没什么能够阻挡
一根赤裸的白骨
迎着太阳质疑死亡
直到被熬成绝响

亘河是你轮回的悲歌
我是飘渺的灵魂

城殇

一座城有太多故事,不能一语道完,亦不能一语结束。

秋深诗社:


文/尘居士    图/来自网络

埋在雾里的城
酿一场千年的梦
情人倾诉低语
在城里空广的公路上飘荡
我的衷肠
是黎明奏响的哀歌
你的步伐
是雾蔼淡却的剪影

时间没有深度
埋葬一圈圈年轮和你我
电线收拢在日记墙上
触动一次心跳的记忆
爱情成为一场华丽的倒影
混合一场雨季的流水落进下水道
所以最终
我们都不知去了什么地方
从这座城市开始
在这座城市作别

你的眸子如敞开的乳房
光洁而柔软
洒在我的心上

我卑微而寒冷的心上

我多梦症,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1 2 3 4 5
© 尘居士 | Powered by LOFTER